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三镇10公里有5座收费站

2018-10-28 11:40:24

三镇10公里有5座收费站

10公里5收费撤站还有多远 涉及三镇,11名市人大代表联名建议撤站,管理部门快月底回复 短短10公里,5个收费站。这一设置,引发了11名人大代表的联名反对。  今年1月下旬,在东莞市第十四届人大五次会议上,石龙代表团过半的市人大代表联名要求撤销石龙南桥和南二桥、石碣大桥、石排燕窝4个收费站。这一建议,近日有了实质性进展,市交通局、市路桥总公司计划月底前给明确回复。  据称,省里有计划在2012年前撤销上述4家收费站。  10公里5座收费站  石碣大桥收费站、石龙华南大桥收费站、石龙南桥收费站、石龙南二桥收费站、石排燕窝收费站,分居在10公里路段  5月4日下午,驱车从东城出发,沿东江大道行驶,遇到的个收费站是石碣大桥收费站。看到,进出该站的车辆大部分是小车,10分钟内,50多辆外地牌照车辆以现金缴费方式通过该站。  从石碣大桥收费站约走4.1公里就到了石龙华南大桥的收费站,接着走0.7公里,是石龙南桥收费站,再走2.34公里就到了石龙南二桥收费站,从南二桥走2.3公里是石排燕窝收费站。10公里路段有5个收费站。  公告牌显示,收费站的收费标准视乎车型座位、吨位而异,均分为五个档次,从2元/次到40元/次。收费站的收费主体也大有不同,但知情人士称,不管收费单位是那个,所收的款项都要上缴用于还贷。   收费站附近的行车速度普遍受到影响,走访石龙镇内的3家收费站发现,这些收费站前经常会出现5辆以上的车辆等待通行的情况。  高密度的收费站也令客运公司叫苦不迭。由石龙开往惠州博罗的“黄3”专线全程约76公里,共有23辆车辆,途经石排、石湾、义和等地,由惠州市博罗县黄巴客运有限公司负责运营。   5月9日11时22分,踏上了由石龙出发的“黄3”专线,在等候10分钟后,缓缓出发的车内连同一共只有5位乘客,票价收入44元。经过罗浮山东江大桥东莞一端的石排燕窝收费站(单向收费,回程无需缴纳)缴费20元,经过另一端的石湾收费站,缴费10元。一直到在石湾下车时,沿途没有新增一名乘客。  “今天是星期天,虽然这趟乘客不多,但前几班情况还可以。”售票员说。两个小时后,致电该售票员,被告知整趟车跑下来进账75元,刨去30元的过桥费,还不够油钱。  该公司调度员杨龙告诉,油费居高不下、客流少,加上过桥费用,老板娘经常喊亏本。  据杨龙估算,一辆车来回经过罗浮山东江大桥需缴纳40元过桥费,每辆车一天要跑6个来回,光过桥费就要花出去240元。而一台车一天的票价收入在理想状态下也只能达到1100元左右,不少时候只有六七百元。  为了降低亏损,黄巴客运有限公司采取延长发车间隔、减少班次等措施,以此减少损耗降低成本。“10分钟一班改为13分钟一班,从一小时发车六班减少为五班甚至四班。” 杨龙说。  另外,躲避交费的车辆也是屡见不鲜。采访中两次经过石碣大桥收费站、石龙南岸大桥收费站,均目睹了外地车辆冲卡现象,既有小轿车也有大货车。  “每天都有很多车辆冲卡,有时一天就有上百辆。”石碣大桥收费站一收费员说。  这种情况在石排燕窝收费站更严重,因为该站是单向通行站,车辆尤其是货车往往采取逆行方式过桥。在石排燕窝收费站2005年设站后的头一年,市路桥收费所工作人员曾向媒体透露,逆行通过该站的车辆日近千辆,一年下来,损失的过路费在300万元以上。  收费站成长史  即使年交800元的“统缴费”后,通行证在家门口并不能用,从西湖到老城区,每次来回仍要8元路桥费  石龙建桥收费的历史要追溯到1984年6月16日。这一天,石龙镇座跨江大桥--南岸大桥建成通车,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,石龙老城区从此与西湖连接在一起,城区向西湖发展蔓延。  1993年,东岸大桥建成通车,老城区与黄洲连接。  1997年,南二桥建成通车,黄洲和西湖实现连接。  从此,石龙三埠以这三座桥梁为纽带,人们靠摆渡过河的历史一去不返,人、物、车在桥上自由地流动,实现了三城抱团发展。三桥静静地躺在碧绿的东江水上,注视着这座城市发生的一切,见证着这座曾名列广东四大名镇之一的城市重新焕发生机,成为“广东中心镇”。  2007年,石龙华南大桥又建成通车,形成了石龙延续至今的四桥连三埠的格局。  石碣大桥也有较长历史,它于1990年建成通车,当年9月设站收费。  石排燕窝收费站于2005年12月设站收费。  “从南岸大桥建立收费站起,自行车过桥都要每次收两毛钱过桥费,以后逐渐涨价。毕竟不用坐轮渡了,那时我们都觉得值。”石龙镇居民、退休教师张关胜说。  张关胜的这种想法一直到2001年才改变。这一年,他家买了一部本田轿车。他发现,即使在交了每年800元的“统缴费”后,年缴通行证在自己家门口并不能用,从西湖到老城区,每次来回仍要花费8元的路桥费。到邻近的石碣、石排,也逃脱不了缴费。  “一年下来在路桥费上的支出不下3000元,用车成本太高。”成为有车一族后,张关胜心中开始盼望着家门口的收费站减少一点,能少交些钱。  他的这一愿望直到2005年3月31日才实现。以这一天为起点,东莞市对本地车试行年票制,张关胜的小车在缴纳800元的年票后可在东莞全市18个收费站免费通行。  用车成本降下来了,但张关胜又有了新的烦心事。“一到下午5点后,南岸大桥收费站附近的车流会变得很拥挤。如不是必须要办的事,我会避开在这个时间段过桥。”他认为,车流拥挤的原因除了正逢下班时间车辆多,还有就是收费站大大降低了车辆的通行速度。  密集的收费站,无形中也增加了石龙的物流成本。对此,温艺强深有感触。  2006年,这位茂名人开着深圳牌照的长安之星双排微货车到石龙做运输生意。他的车载重量只有0.5吨,属于二类车辆,单次过桥费8元。  温艺强给看一大沓的过桥票据说:“我们经常要在老城区、黄洲和西湖拖货物,一去一回得交过桥费16元,一年下来4000多元。车辆15年报废,累计要缴纳7万元。”而这辆长安之星微货车2006年的出厂价仅为3.6万元。  尽管按照这种算法,累积的过桥成本将是购车成本的近两倍,但温艺强不觉得心疼而是感到不平。  在他看来,过桥成本都转嫁到货主身上了,同样距离,货物过桥与不过桥价钱会相差10到20元。虽然羊毛出在羊身上,但也正因为如此,很多货主会把货交给本地牌照的车辆以节省费用,像他一样的外地牌照货车在竞争中一开始便处于劣势。  不仅过桥与不过桥的物流成本不一样,人流成本也不一样。石龙目前活跃着上百台被称为“红的”的小公汽,这是“禁摩”后政府为了解决“摩的”司机出路和方便市民出行,而特许的以小轿车作为公共汽车。  按照规定,“小公汽”实行统一收费标准:基本价为每程车次5元,过桥跨区则加收3元。“我们不管路程,即使过桥比不过桥还近,过桥的价格都是10元。”5月9日下午,在石龙镇西湖服装批发市场附近,陆续拦下3台“红的”,均得到类似答复。  11名代表联名撤站  市人大代表建议撤销石龙南桥和南二桥、石碣大桥、石排燕窝收费站  “我常住石龙五六年了,每次过桥交钱不多但心情很复杂,觉得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。”在石龙投资服装生意的张先生,从周围密集的收费站感受到的是疏离感,他来自江苏,座驾是江苏牌照。  “收费站设置过密,会在投资者心里造成心理障碍,势必给石龙的长远发展带来不利影响。”市人大代表、石龙镇西湖村村委会副书记陈德成向本报表示,虽然没有外地客商上门提出收费站的问题,但村干部定期走访时,经常能听到这方面的反映。  陈德成了解的情况是,仅在西湖服装批发市场承包铺位的人当中,就有数十部外地牌照车辆。而在整个西湖村,据不完全统计,有不下于300台的外地牌照车辆。  他认为,这些外地牌照的客商过桥跟朋友吃顿饭,来回的过桥费就要16元,难免会在他们心里留下疙瘩,长此以往将影响到他们对石龙的认同感。而新的投资者来石龙考察时,看到这么多的收费站,也会影响其投资信心。  基于这种思考,在市第十四届人大五次会议上,陈德成在一份名为“关于撤销石龙、石碣、石排收费站的建议”上郑重地写下了名字,成为参与联名的石龙11名市人大代表之一。石龙在这次人大会议上有15个市人大代表名额,参与联名的11名人大代表中有教师、村干部、企业界人士、银行界人士、公务员,具有广泛的代表性。同时也显示对收费站设置过密的反思已从民间扩至政界。  代表们建议,为进一步改善和优化我市交通环境,方便车辆在市内无障碍通行,减少运输成本,减少因过站停车缴费而造成的污染,提高路桥使用率,改善投资环境,改善市民出行环境和生活质量,推进珠三角一体化交通建设,应撤销石龙南桥和南二桥、石碣大桥、石排燕窝4个收费站。  令人回味的是,在2005年东莞试行年票制时,东莞市路桥总公司为推行这一收费改革,也曾提出过类似的理由,并被媒体广为报道:实行年票制有利于合理撤并市内收费站,减少收费站数量,可以进一步改善和优化东莞市的投资环境,减少运输成本,减少因过站停车缴费而造成的污染。  实际上,试行年票制后,收费站数量的确减少了,从原有的25个调整为18个。陈德成希望,这次提议能促使收费站的数量进一步减少,“这实际上也是让利于民,共享发展成果”。  采访了解到,这份建议的出台有其内在背景。石龙镇作为东莞东北部的一个门户,外与广州、惠州接壤,内连石碣、石排、茶山、城区等镇,自古以来扮演着商贸中心集散地的角色。1911年广九铁路通车,石龙就开始有了铁路运输,当时东莞都没有石龙那么出名。但是,东莞东火车站落户常平后,石龙的地位有所削弱。  但随着新石龙火车站于2009年4月13日动工建设,东莞轨道交通R2线也将在石龙接驳,这些工程完工后,石龙将建为东莞集铁路、城市快速轨道、公路交通为一体的综合交通枢纽,石龙将重拾甚至超越昔日的荣光。届时石龙可能成为东莞城区以及石龙片区市民乘坐火车前往广州、深圳以及外地人到东莞的乘车站。如果到时候进出石龙周边的收费站还如此密集的话,无疑会阻碍这种目标的实现。  “提建议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家的公司,而是从整个区域经济的角度出发的。”在市人大代表、广东华南药业集团高管叶惠棠看来,石龙同时也是东莞的石龙,外来投资商对石龙的观感也是对东莞的观感。  2012年前撤站?  收费站的设立和撤并拍板权不在东莞,省里计划在2012年前,撤并上述五个收费站,但尚无明确的时间表  事实上,路桥收费之争并不是次成为东莞“两会”的话题。在2009年的两会上,市人大代表祁树基就曾建议取消车辆路桥统缴收费。   市路桥总公司当时对此回复称,现阶段还不能取消机动车辆年票费。理由是,在现有债务和收费标准不变的前提下,结合东莞市近几年车辆拥有量增加、路桥收费增长的情况来看,至2019年底,债务才能够基本偿还完毕。  货车司机温艺强进出收费站时经常留意公告牌,他发现在石龙和石碣的四家收费站,公告牌均显示,截至2002年底还贷余额为34亿余元;但在石排燕窝收费站,截至2007年底还贷余额却是57亿余元。“怎么感觉钱越还越多了?而且很多公告牌的还贷信息还是8年前的,太滞后了。”他认为,收费站有必要定期公布一下收支情况,让缴费者心中有数。  东莞近一次撤并收费站是在2005年,时隔五年后,11名代表联名提议,东莞的收费站会否步入一个裁撤合并的新拐点?从一些迹象中或可窥见端倪。2009年6月12日,在有市党政一把手参加的落实珠三角交通一体化现场办公会议上,市交通局局长韩任海也谈及收费站间距过近的问题。韩任海建议整合、优化市路桥收费站,将上述收费站与周边市相邻收费站合并收费,双方各收一个方向。虽然“这样一来,东莞的路桥费收入会减少8000万元左右”,但这样会利民,对珠三角交通一体化也大有帮助。  据媒体报道,市委书记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志庚当时答复:这是一个方向,未来条件成熟时考虑合并收费。  “石碣大桥,石龙南桥、南二桥、华南大桥,石排燕窝等五个收费站分属三个不同的收费单位,情况比较复杂。”市交通局相关人士向表示,收费站的设立和撤并都要经省里批准,终拍板权不在东莞,“省里有计划在2012年之前,撤并上述五个收费站,但尚无明确的时间表。”   就11名代表的联名建议,市交通局、市路桥总公司等部门正在抓紧准备材料,估计月底前会有明确回复。“是否会有新的收费站撤并计划,在这份回复中可知晓。”一位市交通局官员说。访问 返回东莞本地宝首页>>

泡沫玻璃板
城市魔方
黄铜管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